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 页 | 画院简介 | 画院领导 | 研究员 | 国画研究 | 画院动态 | 书画培训 | 加入本院 | 联系我们 留 言
艺术顾问
李荣海 何家英
李铎 白煦
陈玉圃 姚鸣京
林镛 杜滋龄
马西京
更多...
联系我们

地址:东五环

电话:010-85309096

传真:010-87665940

邮编:100121

E-mail:zgghyj@163.com

友情链接
中国书法家协会
中国美术家协会
中国国画研究院青岛分院
中国国画研究院展览中心
中国名人堂
国画研究
谈艺术追求的博与专
发布时间:2009/6/16 20:49:05  阅读次数:0

     博与专,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,现在也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。这实际是一个聪明人与笨蛋的问题,看你从哪个角度看。或者说是快与慢的问题,快,拔苗助长,麦当劳、肯德基是快的,如果你想迅速出来,我下面要说的就不对了。如果你把绘画当作博大精深的艺术天地,不是五子棋,而是国际象棋、围棋,可能就得慢。这还是一个小艺术和大艺术的问题,小成功和大成功的问题。博大不可以精深,尤其是初学者,走了一半,这个说这样那个说那样,得了,迷茫了,再一看有这样成功的有那样成功的,于是想往这边靠一点,又想往那边靠一点,几十年没有了。

      一种思想产生一种行动,行动成为习惯,习惯成为性格,性格决定你的成功与否。画家归根到底是一个思想家、哲学家,首先要有思想,要抓住文化漩涡中心的文化。

      过去的学习很安静,现在安静不了。博,不是做多面手。过去走路也走了许多弯路,如在每个阶段出现新情况时,都反对,画花鸟的不看山水的,画山水的不看雕塑的,或者有的只画虫子、只画竹子,成了所谓的“竹子大王”,这是怎么来的?现在的杂志随便出,编辑一知半解,听了一句两句,就发挥了。可能那些东西只是画家当时的一种探索,画家本身就混乱,编辑再添油加醋,整个信息的传达就更混乱。什么都要有标准,不能混乱。

      对于出现新情况就反对,也是走弯路的表现。今天弄潮的被大家认可了,明天不就是传统了吗?你今天总是维护传统,你想一下你站的是什么角度。如果是这样,就是落后的,是反对新事物的。因为今天的传统就是昨天的弄潮,明天又有新的弄潮,这样人才能不断地超越。人能超越前人的可能,在于用真实的知识作真实的怀疑、作真实的探索,才能得到真实的东西。我画传统花鸟,我画传统山水,都要有变革在里边。当然变革是有局限标准的,这体现在基础性的东西,如果你想再虚一些,那么没有实哪里来的虚?没有虚又哪有实?

      西方和东方艺术有一个不同。西方艺术是一代符合一代的东西,内心是浮躁的。东方是延续性的,东方之韵,是慢慢延续,不断补充精、气、神,慢慢变成完整的生物。都补充完整了,就变成了另一种,但这一种与另一种又有必然的联系。

      现在很多时候谈艺术,其实谈得太简单化,肤浅到不能再肤浅的程度。对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,了解很少就在那里谈艺术。艺术是非常严肃的事情,是一代一代延续、研究、探索的结果。

有时说观念艺术,那么观念怎么来?中国漆板画,可是漆板画是怎么回事?日本主义,很狂妄,把凡?高的作品和日本的摆在一起,就说自己是凡?高的老师。但西方不同,西方人是学习了许多东西,他们喜欢东方的单纯、装饰,但没有丢弃自己的立体、纵深的东西。我们不能在学习别人的同时,丢弃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  中国气派是什么?是中国本身的大的东西。真正的中国气派的东西,在夏商周秦汉已经全齐了,如建筑,唐以后,基本上是装修,越装越繁琐,越装越差。当然不乏有特别好的,如局部的灯等,但大的感觉破坏了,繁琐、材料、科技的介入等,造成很多影响。故宫里一千个柱子,没有一颗钉子,怎么咬嘴?这么多柱子好看不好看?民间的几根裸柱,漆红色,美不美?看它们美不美,首先看功能。功能和美学紧密相联,丢掉功能,美学不成立。现在做房地产搞建筑,什么水长城、建筑公社,好像出类拔萃,其实呢?中央台百家讲坛,一个出名的中学教师,给自己的定位很准,但他说:所有的名人我估计他们在历史知识上头也就是中学生,所以我能教他们。说得非常到位,基础知识的理解很关键。他自知,又非常自信,看到了现在名人知识的肤浅。

      还有易中天,其实他曾和所有的人一样一直在黑暗中跳舞,只是灯光打到了他的身上,跳得好不好,都看见了。现在人太多了,不是在舞台上、灯光下的就是最好的,也可能是最好的,也可能台下的是最好的。客观是第一,自然是第一,谁能深入学习,研究一些问题,不迷失方向,谁就有可能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  这个“博”,不是什么都知道,现在是信息时代,知道多很容易。我说的博,是要真正研究,不是道听途说,要真的去实践。过去画油画,要求必须先做出雕塑,做一个小人,用灯光一打,那种冲击力,那种震撼是直观的。现在做设计,光说不行,要先看设计稿,也是因为直观。报纸的冲击力不代表地方实践的冲击力,往往是报纸冲击力大的,到地方一看一般,连报纸都没有冲击力的话,连看也不要看了。

      人生要有信仰,否则会活得很腻味。作为一个文化的传播者,应该懂得信仰的意义。有人说,佛教是粮店,精神的食粮要天天有;道教是药店,有病了进去。

      做任何复杂的事情越简单化越好,而研究越深刻越好。做起事情来要明确,画画也一样。知识分子的复杂就是因为粘、弱。我们说知识不等于智慧,把知识吃透了营养吸收了,才重要。在艺术上尽可能要研究,无论是花鸟,还是山水才会更好看,才可能给人以前从未感觉到的美。

      说博和专,就是让大家避免在自己的专业上出现硬伤,尽可能学习其他领域的学问。欲上先下,欲左先右,锥画沙、印印泥,要从其他学问中得到新的启示。因为美是不同的,生活中不是没有美,而是缺少发现。博,不是单纯地为了博而博,而是在博中能发现什么是美,什么是丑?什么是大美无言?什么是小美、什么是漂亮?这里面有太多文化。

      在绘画中,为了整体呈现,要出现许多小的情节,小的情节是为整体内容服务的。

     人生可以走弯路,今天是一个味道,明天是一个味道,这样的人生才有意思。如果你预测到明天、后天和今天一个样,就没有动力了。人生就是要有期盼、有梦境、有想象,这样的生活才有动力。自己要给自己多造梦境、幻想,童心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 一个人的艺术生命的长短,与他的梦想成正比。多一些梦想、童心,很重要。

      写书法时,忽然发现自己还不如孩子的感觉好,再怎么做也找不到孩子的感觉,写不到孩子的境界。这种感觉要到生活中、从技巧中捕捉。首先不能太世俗、太现实,要保持童心,要成熟不要成熟过度,天真、真诚对于艺术非常重要。

↑回到上一页
Copy Right 2009 版权所有@中国国画研究院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西马各庄开发区1号东村创意基地 邮编:100021
电话:010-87665940 传真:010-87665680  E-mail:zgghyj@163.com
技术支持:E线网络   京ICP备13044365号